当前位置:澳门必赢官网网址 > 中国近代历史 > 天皇裕仁心腹日记,日军投降后百姓在皇宫前欢

天皇裕仁心腹日记,日军投降后百姓在皇宫前欢

文章作者:中国近代历史 上传时间:2019-09-28

1945年8月26日的《大公报》有一则报道:《东京皇宫前 日人大批切腹》。《大公报》根据当时的日方广播整理写道,因盟军登陆日本本土为期已迫,大批日本人广集皇宫前举行集体切腹。

1945年8月26日的《大公报》有一则报道:《东京皇宫前 日人大批切腹》。《大公报》根据当时的日方广播整理写道,因盟军登陆日本本土为期已迫,大批日本人广集皇宫前举行集体切腹。

问题:日本战败后,时任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命运如何?

“据东京评论家谓,称日本传统之自杀精神,绝非盟军所能理解。”只不过,这种自杀并非忏悔,而是为了逃避战败的耻辱。

“据东京评论家谓,称日本传统之自杀精神,绝非盟军所能理解。”只不过,这种自杀并非忏悔,而是为了逃避战败的耻辱。

回答:

切腹自杀

切腹自杀

阿南惟畿在华作战期间,每天早饭前必向日本皇宫方向遥拜,事情传到裕仁耳中后,这位戴着眼镜的日本天皇评价说:“换成别人这么做就是百分之分的虚伪,而阿南这样干是百分之百的忠诚。”其实阿南惟畿的资质非常平庸,陆军士官学校毕业和军队实习后,考了四次才混进陆军大学,自然也不是什么“军刀组”,他能够成为二战日军的重要将领和最后一任陆相,靠的就是对皇室的忠诚。

图片 1

阿南惟畿幼年时见过日本的所谓“军神”乃木希典,并且当成毕生的精神导师,而这厮就是在旅顺要塞203高地用日本士兵尸体铺路的那位,妥妥的蛮干型选手,1912年为明治天皇殉葬自杀而死。如此看来,阿南惟畿粉的非常到位,狂热,死忠,尽管军事能力实属一般。阿南倒是有个优点,不似那个年代日本人普遍的上身长下身短,身材和军姿都训练的比较出色,1929年,42岁的阿南惟畿中佐被选为裕仁的侍从武官,成为了“御前侍卫”,这一段经历对他在军中的发展大有裨益。

据说,由于阿南惟畿一表人才,某皇室女眷对其大有意思,阿南闻知后坚决要求下基层锻练,至于是阿南惟畿特地避嫌还是该女眷过于难看,就无从考证了,总之晋升大佐的阿南1933年调任近卫师团步兵第2联队长。

图片 2

阿南惟畿“御前侍卫”的身份使他既不是皇道派也不是统制派,避免了陷入两派争斗的旋涡,同样是这个身份,使其在日本陆军上层交际广泛,虽然没有平步青云,倒也一步一个台阶,先后出任陆军省兵务局长和人事局长,这都是陆军行政的重要机关。

作为陆士和陆大培养出来的专业军官,阿南惟畿并没有传说中那样菜鸟,1938年晋升中将后,曾任驻山西的特设师团第109师团长,用五个步兵大队击跨了阎锡山的四个师,1939年再次调回陆军中央,任陆相畑俊六的次官。

图片 3

1940年3月,日寇驻武汉第11军首任司令官冈村宁次升官为华北方面军司令,他推荐了陆士同学园部和一郎接任,园部上任后指挥第11军攻陷宜昌,重庆震动,第33集团军总司令张自忠将军战死,逼得蒋介石紧急成立了第六战区保卫鄂西,园部还是很出了一阵风头的。

夜道走多了总会遇见鬼,园部乐呵不到两年,撞到了克星罗卓英和第74军,在鄂西形成对峙后,园部又想在赣北争取主动,结果在“上高战役”中惨败,日军大本营以其遗弃大量战死士兵尸体为由,解除了他的职务,由于老首长畑俊六正任华中派遣军司令,所以阿南惟畿走马上任第11军第三任司令官。

图片 4

为了给园部报仇并扫荡第九战区国军主力,阿南惟畿1941年9月发起第二次长沙战役,他用“调虎离山”计诱使薛岳抽走新墙河防线半数兵力,随即以三个主力师团中央突破,一路杀到捞刀河畔。

日军凭借良好的机动性,先后重创第九战区的两支主力部队:第8军(李玉堂)和第74军(王耀武)部,一度造成薛岳十分困难,长官部已撤出长沙避往湘潭,第74军58师师长廖龄奇就是此战后被枪决的。关键时刻,薛岳的领导陈诚拉了他一把,集中第六战区主力反攻宜昌,迫使阿南不得不回师救援,第二次长沙会战其实薛岳打的不好,阿南也被证明并非草鸡。然而三个月后日军卷土重来的时候,薛岳知耻而后勇,利用阿南惟畿冒进的弱点,用“天炉战法”大败日军,1942年元月取得第三次长沙会战的重大胜利。

图片 5

日本鬼子也是人,也有人情,日军大本营并没有深究阿南惟畿的失败,仅将其调任关东军第二方面军司令了事,毕竟他跟皇室和军队高层的关系太深了,甚至不影响这厮1943年晋升大将。1945年4月出任二战日本的最后一任陆军大臣(陆相),在美国军队逼近日本本土的情况下,高喊“本土决战”,是强硬的主战派。

8月日本连挨两颗核弹,军部分裂为主和、主战两派,阿南继续反对投降,当裕仁最终决定接受《波兹坦公告》后,阿南惟畿又绝对服从,甚至禁止少壮派军官叛乱,自己则于8月15日剖腹自杀,日本电影《最长的一天》对这段历史有所描述。

图片 6

反映出日军凶残顽固

反映出日军凶残顽固

怎么说呢,一批昭和军阀的代表人物,一个军国主义的殉道者。

回答:

图片 7

1945年8月15日清晨,阿南惟几在家中剖腹自杀。他的妹夫要充当他的介错,被拒绝。阿南惟几认为。如果自己剖腹不当造成了痛苦,也是对自己应有的惩罚。但是,他的自杀干脆利落,刀子刺进身体很快绝命。

图片 8

他留下的绝命书如下:我以死,为我所犯下的罪行,谦恭地向天皇陛下谢罪。他死后葬在东京郊外陵园,自杀时所用的刀和身穿的衣服,由日本军事博物馆收藏。阿南惟几有五子一女,小儿子阿南惟茂,2001年至2006年间,任日本驻中国大使。

图片 9

出生于1887年的阿南惟已,1918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参谋学院,随即进入帝国陆军参谋本部工作,1922年升为少校。1923年至1925年间,他任日本库页岛远征军参谋长。离开库页岛后,他远赴欧洲,担任驻法国大使馆的武官。

图片 10

中日战争爆发后,他短暂赴中国作战,随后被召回日本,在近卫内阁中先后任任战争部军事管理局局长、副部长。他和东条英机关系密切,同属军方死硬主战派。1941年,他再次来到中国,率军先后在华中地区和东北地区作战。

图片 11

1944年12月回到日本后,他成为最高战争委员会4名成员之一。第二年4月,他被铃木首相任命为战争部部长。虽然此时他已深知,日本的国力再也无力支持一场战争,日本战败已不可避免,但他依然直言不讳地反对投降。

图片 12

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后, 阿南惟几拒绝接受盟国的《波茨坦公告》,坚称绝不无条件投降,而是要通过在本土的大规模作战,给美军以重创让美国人接受日本的条件,包括继续拥有日本已经获得的领土等等。

图片 13

8月14日,他和其他内阁成员参加了御前会议。日本天皇最终没有采纳他及主战派的意见,宣布以无条件投降来结束战争。在天皇的坚持下,与会人员一起签署了日本投降的相关文件后,阿南惟已回到自己在战争部的办公室。

图片 14他把天皇的决定告诉了战争部的同僚们,要他们必须服从。阿南惟几的支持者建议他,要么辞职,要么发动政变来反对无条件投降。但阿南惟几既没有辞职也没有参加政变,他拒绝采取任何行动。他的态度,也是8月14日夜日本少壮派军官们政变失败的重要原因之一。

图片 15

然后他离开自己的办公室, 回到家中。他对妹夫说,“作为一名军人,我只能服从我的皇帝”。 第二天一大早,他将匕首刺进自己的身体。几个小时后,日本天皇通过广播,向全体日本国民发布了投降诏书。

回答:

阿南惟几几乎在投降当天就切腹自尽了。

但不认可他是一个没能阻止日本投降而自杀的顽固分子。

1945年8月15日,当天皇裕仁事先录制的近似哀鸣般的尖细嗓音在日本全国各地响起时,位于东京的皇宫外成百上千的日本人正蜂拥而来,他们在宫门前鞠躬、哭泣。喧闹的人群中,不断传出枪声,很多军官一个接一个地在皇宫前切腹自杀。

1945年8月15日,当天皇裕仁事先录制的近似哀鸣般的尖细嗓音在日本全国各地响起时,位于东京的皇宫外成百上千的日本人正蜂拥而来,他们在宫门前鞠躬、哭泣。喧闹的人群中,不断传出枪声,很多军官一个接一个地在皇宫前切腹自杀。

首先,阿南惟几担任陆相的时候,日本天皇已经准备体面结束战争而让铃木贯太郎组阁。这时选中阿南惟几入阁,这就直接表明在日本内部不认为他是个希望继续战争的狂热分子。

图片 16

对当时深受“武士道”精神熏陶的军国主义分子来讲,以这种方式自杀可以显示其对天皇的效忠,也是一种精神解脱。而对深受日本侵略的亚洲各国人民来讲,“武士道”却是日军凶残顽固和灭绝人性的代名词。

对当时深受“武士道”精神熏陶的军国主义分子来讲,以这种方式自杀可以显示其对天皇的效忠,也是一种精神解脱。而对深受日本侵略的亚洲各国人民来讲,“武士道”却是日军凶残顽固和灭绝人性的代名词。

其次,阿南惟几不属于日本军内主张建立军人政府对外侵略的统治派(他曾公开表示反对军人干政),并且其与统治派的几个头面人物关系都不好。图片 17

选择“玉碎”的

选择“玉碎”的

最后,在他任内他也一直在压制军人内部拒绝投降要本土决战的思想。他本人也是在处理完日本军内反对投降的军官发动的814兵变后才自杀的。图片 18

作为一个军人投降是一个巨大的耻辱,尤其是日本全面失败结果是任何都不能背负着活着的。所以阿南惟几选择在战败当天以死来洗清自己个人身上的耻辱。

回答:

臭名昭著的侵华日军第十一军曾是侵略中国的中坚力量,日本陆军大将冈村宁次曾担任首任指挥官,曾在万家岭和第一次长沙会战中遭到挫败;抗日名将张自忠就牺牲于第二任长官原部和一郎指挥的枣宜会战中;第三任就是阿南惟几、对决第九司令长官战神薛岳,指挥过第二次和第三次长沙会战,其中第三次长沙会战第十一军遭到了薛岳重创。

图片 19

阿南惟几毕业于日本陆军大学,常年在铃木贯太郎内阁大臣和日本天皇侍从室下任职,对天皇和内阁大臣极为忠诚,深得领导层的信任,而得以步步高升。第三次长沙会战擅自孤军深入而遭致惨败,对于极端军国主义的日本,阿南惟几不但没被降职,反而晋升了陆军大将,可见其在日本军部后台的强硬,以致于日本天皇宣布投降时得到主战派的拥护。

图片 20

1945年日本投降前,阿南惟几任最后一位陆军大臣。在日本天皇接到盟国联合发布的《波茨坦公告》、督促日本无条件投降时,日本天皇召开了最后一次御前会议,并决定接受盟国的无条件投降,但遭到了阿南惟几主战派的强烈反对,而极力支持一亿玉碎、本土作战计划。

图片 21

日本天皇决定接受无条件投降后,日本主战派军官试图发动军事政变,宁可战死也决不投降,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给人类犯下的罪行,是逃不过正义的惩罚,所以不断请阿南惟几出面主持大局。阿南惟几虽心有余而力不足,以军人服从命令为天职拒绝了主战派的要求,并出于对天皇的忠诚极力反对军事政变。

图片 22

由于日本天皇拒绝了阿南惟几等人狂热分子的“一亿玉碎、本土作战”计划,最后一位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已经无力回天,因不愿听到天皇宣读投降书,于1945年8月14日决定为天皇最后一次尽忠选择了剖腹自杀,结束了自己一生的罪行。阿南惟几也是日军剖腹自杀军衔最高的一位军人。

回答:

谢谢邀请,我是小逸。阿南惟几的命运和许多日本军官一样,在日本战败后选择了自杀。

图片 23

阿南惟几51岁才走上战场,在此之前一直是日本天皇的侍从武官,侍从武官相当于秘书,主要是负责传达和上奏军事情报的工作,另一个要求是必须对天皇绝对的忠诚。

但他因为某些原因反对昭和天皇的弟弟,触怒了当时的陆相板垣征四郎,阿南惟几遂外放到中国山西,担任日本第109师团长。

他这么大年龄了,第一次上战场,被很多同僚瞧不起,为了展现自己的实力,他用5个大队围歼了山西军五个师,还俘虏了2000名山西军官兵,这是他骄傲的资本,初入战场的阿南惟几不像其他日本军官一样惨无人道,他像朋友一样对待这些俘虏,对于死者更是树碑祭奠。

图片 24

可是没几年,他的本性便暴露了出来,我们都知道,日本在侵华时期动用了生化武器,731部队更是臭名昭著,被毒气弹肆虐过的地方简直不忍直视,而阿南惟几年后在山西、长沙、宜昌等地使用毒气弹,他为自己找的借口是:如果不放毒气弹,就不能击退中国军队的进攻。

这样的理由也只有他想得出了,用了便是用了,借口何来借口呢?日本违反日内瓦公约也不是一次两次,枪杀俘虏这些都是。

1941年4月,阿南惟几接任武汉地区第11军司令,后来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击败了薛岳将军,第三次长沙会战中因为轻敌冒进,被薛岳将军用“天炉战法”击败,薛岳将军被誉为是“抗战中消灭日军最多的中国将领”,阿南惟几能打败一次,说明其能力还是有的。

图片 25

1942年7月,阿南惟几升任关东军第二方面军司令。

1943年5月晋升大将,转战新几内亚。

1944年12月担任航空总监和航空本部长。

1945年初,日本时刻面临战败的到来,阿南惟几是坚定的主战派,他建议本土决战,但是没有被采纳。

日本高层决定投降对于他来说是个很大的打击,并且阿南惟几光是动用毒气弹这个罪名,就足以定为乙级战犯,所以他和很多日本军官一样,切腹自杀。

据统计,日本军官自杀人数有527人,陆军大将5人,中将11人,少将6人,大佐16人。

回答: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召开御前会议,拒绝了主战派阿南惟几等人提出的“一亿国民总玉碎”的“本土决战”计划,决定投降。时任陆军大臣阿南惟几无限绝望,于次日切腹自尽。
图片 26

阿南惟几生于东京,父亲阿南尚与被日本人奉为“军神”的乃木希典是至交。少年阿南惟几很受乃木希典的赏识,认为他是从军的好料子。在乃木的建议下,阿南惟几进入广岛陆军幼年军校学习。后历经四次考试,终于考入日本陆军大学。毕业后任参谋本部员、军令部参谋、驻外武官等职。1929年被选拔为天皇的侍从武官,成为御前亲兵。
图片 27

1934年,阿南惟己出任东京陆军幼年军校校长。二二六事变时,他主张军人不应参政,毫无派系纷争的他受到重用,出任陆军省兵务局长、人事局长等职。但好景不长,在军界的派系争斗中,他反对秩父宫雍仁亲王(裕仁天皇之弟)出任参谋总部,得罪了时任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被踢出陆军省,外派到我国山西任109师团长。1939年畑俊六接替板垣任陆军大臣,阿南惟己重返陆军省担任陆军次官。
图片 28

畑俊六辞去陆相后,东机英机继任。阿南惟己与其意见相左,赴华出任第11军司令,指挥第二次长沙会战。这场战役历时月余,敌我双方损失都较大,但挫败了敌人消灭第9战区主力的图谋。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阿南惟己部陷入薛岳的“天炉阵”,在长沙城下被合围,损失惨重。

1942年7月,阿南惟几任东关军第2方面军司令,后随方面军调至新几内亚战场。1944年出任航空本部长。1945年4月,在铃木贯太郎内阁中任陆军大臣。他极力反对日军无条件投降,顽固坚持本土决战。在裕仁天皇决定投降后,绝望切腹,痛苦死去。
图片 29

回答:

关于日本人在二战战败后的心态,大家可以买一本叫作《菊与刀》的书来读一读,通过这本书,对于我们了解当时日本人的心态及思想具有很好的参考价值。

比预想的要少

比预想的要少

军国主义者阿南惟几

日本国土狭隘,想要对外扩张只能付诸武力,这是大部分日本人的想法,因此军国主义思想在日本大行其道。

阿南惟几就是典型的军国主义分子,幼年时就热衷于剑道,后来经父亲朋友第十一师团长乃木希典的指导,希望成为一名军人。

图片 30

1905年就从日本陆军士官18期毕业,但是阿南惟几实在是有点笨,在考取陆大的过程中一连考了四次才让过,虽然天资有点差,却很努力,在毕业的时候60人当中排名第18位。

作为一名军人,一直到51岁才上战场,对于阿南惟几来说也算是一种讽刺,但是在侵华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指挥了第二次和第三次长沙会战,第二次胜,第三次输了,显然没什么值得说的,1942年转任关东军第二方面军司令,1943年晋升大将。

正是凭借着对日本天皇的忠诚,以及并没有派系的优点,即使战绩不太出众,阿南惟几还是成为日本最后一任陆军大臣。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军部逐渐发展为日军的核心势力,日本陆军对战争具有很大的决策权和影响力,所以阿南惟几最终的命运对我们了解日本战败时的情形很有帮助。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历史学教授约翰·W·道尔在《拥抱战败》一书中写道:“预料大批的日本人可能会选择死亡而不是战败的耻辱,并非不切实际。在长年的战争中,士兵被禁止投降。他们被告诫说,没有比投降更可耻的了。当战火逐渐蔓延到日本本土,平民们也被灌输了要奋战到死的观念,正如谚语所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历史学教授约翰·W·道尔在《拥抱战败》一书中写道:“预料大批的日本人可能会选择死亡而不是战败的耻辱,并非不切实际。在长年的战争中,士兵被禁止投降。他们被告诫说,没有比投降更可耻的了。当战火逐渐蔓延到日本本土,平民们也被灌输了要奋战到死的观念,正如谚语所说‘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在日本决定投降后,阿南惟几选择了自杀

在后来的远东军事法庭当中,一共25名甲级战犯,其中有5名是单人过陆军大臣,当然还有包括阿南惟几的两名陆军大臣自杀了。

图片 31

阿南惟几即主张在日本“本土决战”,又是死心塌地对天皇效忠的人,所以在8月10日的陆军省会议中,当天皇要辞职的时候,阿南惟几是维护天皇的,当时很多青年军官要求阿南惟几辞职,从而逼迫内阁总辞职,以此达到阻止日本投降,当时阿南惟几以“有不服者,请先斩阿南”作为回应。

这是阿南惟几对天皇的忠,也是普遍日本人对天皇的寄托,日本天皇如果让他们拿着烧火棍去同美国人打仗,他们也会义无反顾。

但是,在最后一次御前会议上阿南惟几还想做最后一次争取,当时阿南惟几以及总参谋长恳请天皇重新听取反对无条件接受《波兹坦公告》的意见,并且表示,如果不能保证维护国体,即使一亿人民玉碎,也要战斗到底。

裕仁天皇最终决定投降。

8月15日拂晓,力主继续作战到底的阿南惟几带着遗憾切腹自杀了。

图片 32

“然而,在天皇玉音放送之后,选择‘玉碎’的人实际上比预想的还要少。有几百人自杀了,其中绝大部分是军官。这一数量仅相当于德国投降时自杀的纳粹军官的数目,而德国从来就没有一种能与日本的自杀殉国相比的疯狂信仰。”

阿南惟几应该算作是日本武士道精神的典型代表

图片 33

实际上,当时日本并非只有阿南惟几自杀,日本宣布投降后,光是海军少将以上军官自杀者就达30多人(日本的少将比中国的少将要稀少一点,整个抗战期间,中国击毙的日本将官,没有日本投降后自杀的多)。可见日本人真的是自杀成风了。

当然,自杀者的行列中,最为显赫的人物就是阿南惟几大将,可见日本人的武士道并不是嘴上说说的,日本人口中的分分钟刨腹自尽是真实存在的。

日本的武士道总结起来,可以说是一种荣耀,日本人是一个很在乎别人怎么看他的,而英勇的死去则被视为是一种具有荣耀的事情,在日本人最看不起的就是怯懦的人。

阿南惟几的行为无异于表明自己是一个坚定的武士道信仰者,即对天皇忠心,在战败后又履行自己的向死的义务。

回答:

阿南惟几其实资质平庸,他考了三次才考上了日本陆军学校。他最后能够成为陆军大臣,靠的就是对日本天皇的忠臣。在统治者眼里,忠诚有时候确实比能力更重要。据说阿南惟几在每天用早饭前,都会向日本天皇的画像朝拜,这事还曾经受到了日本天皇的嘉奖。
图片 34

阿南惟几年轻时长得十分有气质,因此他之后被挑为日本天皇的侍卫武官,这段经历对于他日后的提升起了很重大的作用。正是因为这段经历,他成功接触到了日本天皇并且受到了其绝对的信任。在所有侍卫武官里,阿南惟几最受日本天皇的信任,日本天皇去哪基本都会让阿南惟几随行。
图片 35

后来阿南惟几因为长相出众受到一位日本皇室女性的青睐,为了避嫌,他很聪明的向日本天皇提出要去基层锻炼的想法,于是被这样来到了中国。他因为曾经担任过日本天皇的侍卫武官,又十分受其信任,因此很快被提拔的很快,许多日本陆军军官都争着抢着要讨好这位曾经的侍卫武官。
图片 36

阿南惟几在中国遭受了的最大失败应该就是长沙会战大败了,因为他遇到了名将薛岳。在第三次长沙会战中,薛岳利用阿南惟几的冒进,调集三十万大军围攻阿南惟几,打得阿南惟几大败而逃。1945年日本投降之后,阿南惟几受不了这一结果,在家中破腹自尽,日本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就这么结束了生命。

回答:

其实这个问题很麻烦,阿南惟几是1945年8月15日清晨切腹自杀的。

当时的日本算不算战败呢?我们认为当时日本是战败了,因为8月14日晚日本天皇宣读了《终战诏书》。但有些日本人并不这么认为,因为这份诏书从头到尾都没有说日本战败了,只是说天皇不忍心黎民涂炭,宣布终止战争。

如果按照日军在投降条约签字的日子算是日本投降的话,阿南惟几实际上并没有活到日本战败。

不管怎么说,阿南惟几死了,对中国人来说,算是报仇吧。毕竟阿南惟几在中国战场上还是颇有建树的,甚至战神薛岳都在他那里吃过亏。图片 37

今天我们在看这段历史的时候,不免有些悲凉。阿南惟几为什么选择赴死?并不仅仅是因为日本战败了,更多的是最后一次御前会议上,天皇责问阿南惟几:“在美军面前,陆军守住哪座岛屿了。”其实这是一个传统的中国思想“主忧臣辱,主辱臣死。”这个日本人,活的很像中国人,而且是有气节的中国人。

阿南惟几拒绝了副官和自己一起剖腹的请求,告诉他“为了日本的明天活下去”,然后穿着天皇赐的白衬衫,用武士的方式切腹。

阿南惟几拒绝了副官给自己补刀,坚持自己死去,死后才由自己的副官给“戒错”。

图片 38

回答:

陆军大将阿南惟几在1945年8月15日,天皇宣布投降当天切腹自尽,自以为死得其所,因其崇拜为天皇追腹的乃木希典,战后日本右翼称其为“乃木魂”的继承者。图片 39

阿南惟几1887年出生于东京,先后毕业于陆军士官学校、陆军大学校。之后历任侍从武官、东京陆军幼年学校校长、陆军省兵务局长、陆军次官等。1945年铃木贯太郎内阁期间任陆军大臣。

阿南惟几在青少年时期曾经见过当时是日俄战争英雄的乃木希典,成为陆军将校据说也是受到乃木的鼓励,所以他将乃木希典视为终生的导师。阿南惟几在日本陆军中资质平庸,光考陆军大学校就失败了三次,和精英差距甚远。不过他以笃实、清廉著称,颇有旧时代武士的气质,也让他多少显得与众不同吧。本来按照他的资历根本爬不到陆军的高层,但是因为和他同时代的军人关心政治的太多,皇道派和统制派对立尖锐,乃至发生了二·二六事件,军部内耗严重。二二六事件牵连了太多陆军将校,很多人不是被革职就是降级,陆军中央一下空出了许多位置。而且,在选拔新的将校时对于是否参与政治的审查格外严格,阿南惟几就是这样“矬子里拔将军”被军部上层起用了。

1945年4月成立的铃木贯太郎内阁中被选为陆军大臣,这时已经临近终战了,日本也开始进入战后和平探索的阶段,但阿南惟几在这时成为了彻底抵抗派的代表,与主和派尖锐对立。而且,在8月15日天皇宣布投降的玉音放送前选择刨腹自杀。据说在自杀前曾拜访铃木贯太郎,劝说抵抗到底未果之后,留下“日本必将复兴”的话后扬长而去。他的遗书中写着“一死以谢大罪”,至于“大罪”是指什么,战后有不同的讨论,大概是无视天皇的旨意拒不投降吧。

对于日本百姓而言投降是解脱

约翰·W·道尔在《拥抱战败》中强调,东京居民跪倒在皇宫前的瓦砾上,因未能按照天皇的期望生活而垂首忏悔的照片,长久地被当作日本投降瞬间最典型的影像,这其实是带有误导性的。

“聚集在日本皇宫前的人相对来说是少数,而各地的普通百姓流淌的泪水,折射出各种与此相去甚远的群众情绪:苦恼、悔恨、丧亲之痛、蒙受欺骗的愤怒、突然的空虚和目标丧失,甚至是单纯因为不幸和死亡的意外终止而产生的喜悦。天皇裕仁的掌玺大臣和亲密心腹木户幸一,亲眼见证了人们的这种解脱。他在一则日记中记录,的确有人在皇宫前欢呼。他心情复杂地评述说,他们显然是感到如释重负。”

“武士道”的背后是不分善恶是非的战争观“武士道”背后反映的是不分善恶是非的战争观。“武士道”思想源于日本的镰仓幕府时代,此后吸收了儒家和佛家思想并与本土的神道教相结合,成为武士社会的行为准则和道德体系。但与中国儒学强调“仁”所不同的是,“武士道”认为“忠”是最高的伦理道德,只要对宗主无限忠诚,任何行为都是正当的,包括非人道的杀戮。二战期间,日本民众狂热支持战争而不问战争性质,日本士兵抱着“为天皇尽忠”的信条而死不投降,侵华日军进行南京大屠杀而毫无罪恶感,都根源于“武士道”不分善恶、不分是非的战争观。

“武士道”与法西斯主义相结合成为日本军国主义者发动侵略战争的工具。明治维新之后,为推行侵略扩张的政策,日本当权者利用“武士道”激励军队士气,禁锢和统一国民的思想。他们打着“拯救日本”的幌子,强行灌输“皇国论”、“大和魂”,将“武士道”的“忠”扩大到对天皇的崇拜和愚忠。近代以来日本发动的侵略战争,只要打着天皇“圣谕”的旗号便极易鼓动民众和军队狂热投入。二战接近尾声之时,日军在太平洋战场频频发起自杀式攻击,那些担负“神风”特攻任务的飞行员仍然相信为天皇而死,便可以与祖先的神灵一起进入靖国神社而受到供奉。“武士道”与扩张政策相结合,给亚洲各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

时至今日,“武士道”对日本社会的影响仍不容忽视。众所周知,日本对当年的侵略战争仍缺乏深刻反省,一些政要不顾国际社会的反对频频参拜靖国神社,甚至要为“神风特攻队”申遗。这一切无不反映出“武士道”在日本根深蒂固的长远影响,值得人们警惕。王志军

本文由澳门必赢官网网址发布于中国近代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天皇裕仁心腹日记,日军投降后百姓在皇宫前欢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