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必赢官网网址 > 回味历史 > 元末农民起义战争,历史上被公认的贤相

元末农民起义战争,历史上被公认的贤相

文章作者:回味历史 上传时间:2019-11-01

脱脱先是率军赶往徐州,攻义军首领芝麻李一部。战斗中脱脱遇敌不慌,指挥军队奋力冲杀,最终大败芝麻李的部队,占据徐州。

刘福通所部起义军在河南取胜的同时,徐寿辉将所部兵分两路,一路逆江而上,攻克武昌、江陵等地;一路则顺江而下,攻取长江中下游一些州县后,进军福建和浙西。十二年七月,攻克江南重镇杭州路。与此同时,李二所部义军占领了徐州及周围一些州县,将元朝赖以南北联系的主动脉切断。起义军节节胜利,使元廷为之震动,急遣丞相脱脱率大军南下,击败李二部,复占徐州,打开了南北通道,并乘势集江南数省元军再克杭州路,尔后对起义军展开全面反攻。在元军的强大攻势下,起义军节节败退,徐寿辉部被迫退出长江中、下游,活动于湖泊和山区。刘福通虽仍立足于河南,但限于极小地区之内。起义斗争转入低潮。为彻底消灭起义军,元廷又于十四年派脱脱统兵40万,向淮东张士诚部发动进攻,张士诚仅率数千人坚守高邮一个多月,脱脱率40万大军师老无功,顿兵城下。元顺帝听信谗言,临阵易将,罢免了脱脱的指挥权,使元军军心涣散,士无斗志。为张士诚所乘,夺取整个淮东地区后,南渡长江,进占浙西大部。其它各地起义军亦趁机造势,主动出击,徐寿辉部重新占领了湖广、江西大部;郭子兴部将朱元璋率一部南渡长江等地,并占领了江东和浙东大部。经三年激战,元军主力受重创,丧失了军事优势。十五年二月,刘福通迎立韩山童之子韩林儿为帝,号小明王,国号宋,奠都毫州,改元龙凤。尔后刘福通率部相继攻占邓等州,势力益增,众至三十余万。十七年六月,刘福通以河南为基地,分兵三路北上伐元;西路军由白不信、大刀敖、李喜喜等率领下进军关中,陷兴元,直逼长安,受阻后,兵分两路,一路转入四川,一路西进攻取灵武;中路军由关先生、破头潘等率领下转战于河北、山东等地,并一度攻保定,威胁大都转战塞外,于十八年底攻克元上都开平。旋转战辽东,攻克辽阳,东入高丽;东路军由毛贵率领下由山东北上,直逼大都,威震京师,后恐孤军深入,退回山东。此次北伐虽由于战略不明确,各部协调不够,未能推翻元封建王朝的统治,但刘福通攻占了汴梁,控制了中原及北方诸多地区,从根本上动摇了元朝的统治基础。

图片 1

弟弟也先帖木儿的失败,让脱脱感到十分不安。是他一力推举弟弟成为讨伐义军大将,如今却换来这么个结果。为了将功补过,脱脱上奏皇帝,表示愿意亲自带兵前往镇压义军。

元顺帝至正十一年至至正二十七年九月,元代农民进行的反抗并推翻元封建王朝的武装斗争。

开始,脱脱与生父马札儿台进行商议。脱脱对其父说:“伯父骄纵已甚,万一天子震怒,则吾族赤矣。曷若于未败图之。”其父虽然也感到事态严重,但不敢贸然付诸行动。脱脱乃问计于吴直方。直方曰:“《传》有之:‘大义灭亲。’大夫知有朝廷耳,家固不宜恤。”脱脱曰:“事不成奈何?”直方曰:“事不成天也,一死复何惜。即死亦不失为忠义耳。”脱脱顿足曰:“吾意决矣。”吴直方引经据典,为脱脱鼓气,终于使脱脱下了铲除伯颜的决心。

脱脱被革职流放之后,被政敌哈麻又矫诏遣使使用药酒将脱脱谋害。就这样一生殚精竭虑修补元朝统治弊端的脱脱,别自己尽忠的国家给抛弃了。而脱脱的死亡,最后也成为了元朝走向彻底毁灭的转折点。

元末农民起义

脱脱一走,包围高邮的元军大乱,张士诚趁机出击,元军大败,张士诚反败为胜,军威大振。这是脱脱被剥夺军权直接带来的严重后果。脱脱抵达淮安不久,诏书又到了,将脱脱迁往亦集乃路重新安置。亦集乃路就是今天所说的黑城,遗址位于今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达来呼布镇东南约35公里、纳林河东岸的荒漠中。在哈麻等人的陷害下,元顺帝将脱脱流放以后,于当月就命哈麻提调经正监、都水监、会同馆、知经筵事,很快又兼任了大司农。同时,哈麻的几个亲信也都得到了重用。至正十五年二月,元顺帝任命御史大夫汪家奴为中书右丞相。

至正元年,脱脱被任命为右丞相,先是废除伯颜旧政,昭雪冤狱,随后恢复科举制度,主持修宋、辽、金三史,被人称为“贤相”。

元朝末年,政治黑暗,统治阶级内部政局动荡。元朝政府横征暴敛,土地高度集中,社会经济衰败,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激化。十一年,民间秘密团体白莲教领袖韩山童及其门徒刘福通,利用政府征发农夫15万人修治黄河,农夫不堪元官吏的欺凌和沉重的劳役的情绪,进行反抗元朝的组织活动。由于消息走漏,韩山童被俘遇害,刘福通逃回颍州,五月,刘福通率众起义,以红巾裹头,称红巾军。尔后率部西进河南相继攻克项城、真阳等地,队伍迅速发展至十余万人。在刘福通起义的影响下,大江南北许多地方相继爆发了人民的反元斗争,其中主要的有:徐州的李二的郭子兴、孙德崖:湘汉流域的布王三、孟海马;蕲的彭莹玉、徐寿辉等,均属红巾军系统,诸多起义军中以北方刘福通,南方徐寿辉两支为最强。这两支起义军的发展,将元统治区切成两段,使南北隔绝,有力的打击了元朝的统治。除此之外,还有张士诚起义军。

此时元顺帝妥欢贴睦尔虽然年轻,但并不甘心做傀儡,脱脱测知伯颜擅权,“帝患之”。伯颜矫旨擅杀郯王彻彻秃,“帝益忿之”。伯颜胡作非为,“帝积不能平”。1338年,脱脱获知伯颜与太皇太后卜答失里谋立燕贴古思而废妥欢贴睦尔,把此事告诉了吴直方,直方教他“以密告于帝,令帝知而预为之防”。在伯颜淫威之下,元顺帝未敢轻易表态,私下派心腹对脱脱反复试探后才释去疑心。

元朝历史上有两个脱脱,一位是钦察汗国君主,一位是元朝末年丞相。本文为大家介绍的是第二位,也就是元朝末年著名的政治家和军事家,丞相脱脱。

元军在起义军的沉重打击下,损失惨重。为与起义军相抗衡,元廷重新组织军事力量,除元朝军队外,注重对民间地主武装的使用,尤其是对镇压起义军有功的军队将领和地主武装首领,进行迅速提拔。元廷这一新的军事措施,使北方起义军陷入被动局面。在新的形势下,刘福通未能及时调整战略部署,依然分兵出击,至兵分势寡,加之起义军将领之间互相残杀,削弱了自己的力量,给元军以可乘之机。孛罗帖木儿围剿山西北部及塞外起义军,十九年,察罕帖木儿攻陷宋政权都城汴梁,刘福通、韩林儿顽强抗击后,突围南走安丰。二十二年,察罕帖木儿遇刺死后,扩廓帖木儿继为统帅,率军继续镇压山东境内的起义军,未几,山东境内起义军即被镇压下去,河南全境和山东大部又陷入元军手中。黄河以北的起义斗争再次转入低潮。元统治集团虽然在军事上取得了一些胜利,但内部矛盾加深,新兴的将领拥兵自重,互相吞并,从而更加激化了元朝内部的矛盾,北方出现了军阀连年混战的局面。

图片 2

皇上本就对脱脱的军事才能十分欣赏,如今脱脱亲自请命,哪里有不答应的道理呢?于是脱脱就这样率军出发,前往镇压起义。

伯颜被逐后,顺帝为嘉脱脱之功,特封其父马札儿台为太师、中书右丞相,脱脱为知枢密院事,脱脱弟也先帖木儿为御史大夫。马札儿台上台后,于通州置榻坊,开酒馆、糟坊,日至万石,又贩运长芦、淮南盐,热衷于经商敛财,贪腐堕落。脱脱又借参政佛嘉问向皇帝上奏章弹劾父亲,迫使马札儿台辞职,“养疾私第”。

至正十三年,脱脱采用左丞相乌古孙良桢和右丞相悟良哈台的建议,在京畿地区屯田。屯田之地他下令引渠灌溉,立法佃种,使得京都附近的老百姓这一年收成极高,对脱脱大肆称赞。

但是,脱脱被罢官流放,哈麻还不放心,他一定要置脱脱于死地。于是,在至正十五年三月,他又指使监察御史袁赛因不花等人上奏元顺帝,说对脱脱兄弟的处分太轻了,请求严加惩处。元顺帝不管三七二十一,又下了一道诏书,将脱脱流放到云南大理宣慰司镇西路(治所在今云南腾冲县西),将脱脱的弟弟也先帖木儿流放到四川碉门,脱脱的长子哈剌章流放于肃州,次子三宝奴流放于兰州,所有家产全部没收。脱脱从内蒙古到云南,路途遥远,环境险恶,可见哈麻等人的用心是多么歹毒!不过,当年脱脱随父亲到流放地,已经经受过了严峻的考验,所以他服从朝廷的命令,前往云南。哈麻听到脱脱安全到达云南的消息,心里更加着急。他想再请求元顺帝下诏将脱脱处死,又担心元顺帝不会答应,就干脆矫旨,赐脱脱喝下毒酒。就这样,脱脱终于死在奸臣哈麻之手,时年42岁。脱脱死后,元朝等于折了一根顶梁柱,再也支撑不住了,其后过了二年,大元终亡。

他小的时候由伯父伯颜抚养,十五岁的时候就开始任皇太子怯怜口怯薛官,元顺帝时官至同知枢密院事。伯父伯颜位至高位,专权擅政之时,害怕被伯父连累,于是渐渐疏远了自己的伯父。至元六年,奉元顺帝诏令,与世杰班和阿鲁等人,乘着伯颜外出狩猎之时,将伯颜罢逐。

正当红巾军暂时失败之时,泰州白驹场盐贩张士诚于至正十三年初起兵,攻破泰州、高邮。十四年正月,张士诚据高邮,自称诚王,国号大周,改元天佑。六月,士诚破扬州,南北运河再次梗塞。九月,妥欢贴睦尔再命脱脱出师,南征高邮。其诏书语句颇为恳切:“朕于丞相共理天下者也,天下多故,朕轸其忧,相任其劳,理所必致汝往。”脱脱总制诸王各爱马、诸省各翼军马,董督总兵、领兵大小官将,号称百万,连“西域西蕃皆发兵来助,旌旗累千里,金鼓震野,出师之盛,未有过之者”。十一月,元军抵高邮,双方战于高邮城外,士诚大败,退入城中不出。元军分兵破六合、盐城、兴化等地。

脱脱出生在一个官宦家庭,家世显赫,父亲马札儿台为元文宗朝大臣,伯父伯颜元顺帝至元初右丞相。有这样的家庭背景,脱脱注定不会是一个平凡之人。

诏书到达军中之时,参议龚伯遂对脱脱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且丞相出师时,尝被密旨,今奉密旨一意进讨可也。诏书且勿开,开则大势去矣。”脱脱曰:“天子诏我而我不从,是与天下抗也,君臣之义何在?”遂交出兵权,由河南行省左丞相泰不花等代为总兵。临走前,脱脱安抚了那些激愤不已的将士,并将自己的盔甲和战马赠送给身边的将领,让他们各率所部,听从命令。有个副将叫哈剌答,听了脱脱的话,哭着说:丞相此行,我辈必死他人之手,今日宁死丞相前,说完,趁人不备,拔刀自刎而死。脱脱命人将哈剌答安葬,然后起身前往淮安。

至正十一年,刘福通红巾军起义爆发,脱脱极力向朝廷推举弟弟也先帖木儿。最终也先帖木儿成为镇压义军大将,率二十万士兵前往讨伐刘福通一部。也先帖木儿初战告捷,却不料后来因为意外使得元军大溃。也先帖木儿怕引起兵变,竟然仓皇出逃。

古往今来,被冤死的良臣名相数不胜数,每个朝代因为情况的不同而有各种各样的冤案,但究其原因无非就是跟权力有关。为了把权力掌握在手里,除掉对自己不利的因素,这是单一而亘古的原因。而今天所讲的主人公就是一个很经典的例子。

元朝末年,农民起义频繁,到后来已经有了好几支力量绝对不弱的农民军,张士诚便是其中之一。脱脱回到京师不久,张士诚率农民军占领高邮一带,并以高邮为根据地向周围扩张。元朝多次下达诏谕,张士诚都拒不投降。于是回到京都不久的脱脱,马不停蹄又率军前往讨伐张士诚一部。

脱脱复相后,因对左司郎中汝中柏十分倚重,引起另一大臣哈麻不快。哈麻善于媚上,偷偷引进西天僧教妥欢贴睦尔运气术,哈麻的妹婿、集贤大学士秃鲁帖木儿亦荐西天僧伽磷真来教“演揲儿”法,使之修成房中之术,诱导妥欢贴睦尔淫乐。秃鲁帖木儿与老的沙等十人结为“倚纳”,引进公卿贵族家的命妇和街坊良家妇女到宫中,供妥欢贴睦尔和倚纳们玩乐,君臣全然不顾羞耻,男女赤身裸体作乐。丑声秽行,著闻于外,脱脱对哈麻一伙益加痛恨。

脱脱又叫托克托、脱脱帖木儿,蔑里乞氏,后世之人一般以“脱脱”相称。他是蒙古族蔑儿乞人,生于公元1314年,去世于公元1355年,是元朝末年著名的改个价,对元朝后期的政治军事,都具有十分深刻的影响。

脱脱的伯父伯颜曾于泰定帝病卒后拥戴文宗图帖睦尔夺位,立有大功。后文宗之孙元顺帝即位,伯颜独揽大权。此后,伯颜“独秉国钧,专权自恣,变乱祖宗成宪,虐害天下,渐有奸谋”。伯颜视亲侄子脱脱为亲信,曾企图以脱脱为宿卫,以监视元顺帝起居。脱脱虽自幼养于伯颜家中,但目睹伯颜倒行逆施,势焰熏灼,深感事态严重,虑一旦事败,伯颜有杀身之祸,自己和家族也会受其牵连。于是一场以家族内部斗争为形式、关系到政权易人和政策变化的政变正在酝酿着。

脱脱到了高邮之后,与农民军展开交战。他采用分兵合击的战术,连续几次战争都取得胜利。随后又派小部军队平定了六合,将农民军逼迫到绝境之中。脱脱正要乘势彻底消灭张士诚一部,不料京都一纸诏书传来,下令夺了他的职位和兵权。皇帝给他定的罪名是“劳民伤财”,将其贬居淮安,听候处置。全部兵马由河南行省左丞相太不花、中书平章政事月阔察儿、知枢密院事雪雪代为统领。

在中华历史里,大凡亡国之相,多为奸佞昏聩之辈,唯脱脱则不然。纵观脱脱一生,堪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其人格影响和历史功绩有口皆碑。正如《元史·脱脱列传》所说:“脱脱仪状雄伟,欣然出于千百人中,而器宏识远,莫测其蕴。功施社稷而不伐,位极人臣而不骄,轻货财,远声色,好贤礼士,皆出于天性……”脱脱终于死于政敌之手,除私人恩怨外,其握有重兵和重权,使元帝不能放心,是最重要原因。而蒙古自入主中原以来,除了太宗忽必烈和武宗海山尚有一些作为之外,其他皇帝不是早亡,就是耽于嬉戏,一直到元顺帝即位后,在脱脱的辅佐之下,才使元朝的统治步入“至正更化”的良性轨道。然而,这一短暂的“更化”时期也随着脱脱的被冤杀而迅速消亡,元朝很快便因为脱脱之死而被明朝所取代。

元军大胜的消息传到京都,皇上大喜,当即派中书平章政事普化为钦差大臣,前往颁发诏书,任命脱脱为太师,仍领右丞相职务。等到脱脱凯旋而归之后,厚赏不断,皇太子亲自在家中设宴为脱脱庆贺。皇帝还下命,“诏改徐州为武安州,而立碑以著其绩”,以永远纪念脱脱之功。

脱脱(1314年-1356年1月10日),亦作托克托、脱脱帖木儿,蔑里乞氏,字大用,蒙古族蔑儿乞人,元朝末年政治家、军事家。元仁宗延祐元年出生在一个地位显赫的贵族家庭里。脱脱自幼养于伯父元朝大臣伯颜家中。稍长,就学于江浙名儒吴直方,并在吴直方谆谆善诱之下,接受了儒家思想,立下了“日记古人嘉言善行,服之终身”之志。元顺帝妥欢贴睦尔即位后,伯父伯颜有翊戴之功而独揽大权,他亦随之飞黄腾达,升同知枢密院事(相当于今之国防部副部长)。1335年,在挫败前右丞相燕铁木儿子唐其势余党塔里、塔剌海等的战斗中立有战功,拜御史中丞、虎符亲军都指挥使,提调左阿速卫,进为御史大夫。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至元六年二月,伯颜约妥欢贴睦尔去柳林打猎,妥欢贴睦尔托疾不去。伯颜遂邀太子燕贴古思同往。脱脱密告妥欢贴睦尔曰:“伯父久有异志,兹行率诸卫军马以行,往必不利于社稷。”脱脱于是与世杰班、阿鲁合谋以所掌士兵及宿卫士控制京师,先收京城门钥,由亲信列布城门下。当夜,妥欢贴睦尔在玉德殿诏近臣汪家奴、沙剌班及省院大臣先后入见。中夜二鼓命太子怯薛月可察儿率30 骑抵柳林太子营,连夜将燕贴古思接回京师。即起草诏书,命中书平章政事只儿瓦歹奉诏前往柳林。诏书称:“伯颜不能安分,专权自恣,欺朕年幼。变乱祖宗成宪,虐害天下。今命伯颜出为河南行省右丞相。”天明,大都城门紧闭,脱脱倨坐城门上等候。伯颜遣人来城下问故,脱脱传圣旨曰:“诸道随从伯颜者并无罪,可即时解散,各还本卫,所罪者惟伯颜一人而已。”伯颜要求入京向皇帝辞行,不许。所领诸军见伯颜失势,纷纷散去。伯颜无可奈何,南下而去。三月,命徙伯颜于南恩州阳春县安置,其在途中病死于龙兴路驿舍。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图片 6

脱脱出师之前,命汝中柏为治书侍御史,以辅助其弟也先帖木儿代理朝政。汝中柏认定哈麻必为后患,劝脱脱除之。脱脱犹豫不决,命与也先帖木儿商议。也先帖木儿向来无能,又认为哈麻曾有功于己,不从。哈麻获悉后,将脱脱拖延皇太子册宝礼等事,挑拨奇皇后、皇太子与脱脱兄弟关系。脱脱出师后,妥欢贴睦尔命哈麻为中书平章政事。哈麻大权在握,即唆使监察御史袁赛因不花奏劾脱脱兄弟,奏章称:“脱脱出师三月,略无寸功,倾国家之财以为己用,半朝廷之官以为自随。又其弟也先帖木儿庸材鄙器,玷污清台,纲纪之政不修,贪淫之习益著。”妥欢贴睦尔轻信谗言,又害怕脱脱成为伯颜第二,先罢也先帖木儿职,又下诏削脱脱兵权。

然而,“至正更化”开启数年后,脱脱便因病辞相。脱脱辞相后,阿鲁图、别儿怯不花、朵儿只先后任相。期间妥欢贴睦尔虽仍有励精图治之志,也曾推出一些新政,但从整体来说,元朝政治腐败已不可挽救。加之天灾频仍,农民起义和少数民族起义此起彼伏,社会矛盾进一步激化。面对日益加深的社会危机,妥欢贴睦尔于1349年闰七月复命脱脱为中书右丞相。

脱脱上台后,即大刀阔斧地废除伯颜“旧政”,推行一系列新政,史称“更化”。当时,朝政为之一新,汉儒们“知无不言,言无顾忌”,皇帝妥欢贴睦尔图治之意甚切,不但用功读书,注意节俭,还对脱脱十分信任,颇有“励精图治之意”,在脱脱治国时期,“中外翕然称为贤相”。

本文由澳门必赢官网网址发布于回味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元末农民起义战争,历史上被公认的贤相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