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澳门必赢官网网址 > 回味历史 > 慈禧西逃路上哭过多少次,狼狈出逃被饿得哀哭

慈禧西逃路上哭过多少次,狼狈出逃被饿得哀哭

文章作者:回味历史 上传时间:2019-09-26

慈禧痛哭,是痛哭出行攻略没做好,自己的皇家尊严遭受了最无情的打击。可以想象,慈禧的这次痛哭更多是为自己所受的委屈而哭。刚出京城,仓皇逃命,颠沛流离,难以忍受,痛哭自己成了丧家之犬。

回答:

吴永的《庚子西狩丛谈》说他在怀来接到公文,言两宫圣驾前来,要准备一桌满汉全席,还要给王公大臣各准备一品锅。怀来小地方,哪能提供如此奢华的宴席?有人建议置之不理,免得供应不如意,自取其祸。吴永想来想去,觉得守土有责,勉强置备了些食物,到城外迎驾,却遭到败兵抢掠。在榆林堡煮了三锅小米绿豆粥,预备给随从作点心,也被抢走了两锅。剩下的一锅粥,本来以为是粗食,不敢献上。慈禧此时已快成了饿殍,反应是:“有小米粥,甚好甚好,可速进。患难之中,得此已足,宁复较量美恶?”

不难想象,让慈禧泪下的,是自己遭受的旷世屈辱,是满清政权的危在旦夕,是大清帝国的内忧外困。不知道的是,慈禧在痛哭的时候,是否想到民生的艰难,百姓的安危。她有为百姓而哭吗?

秦右史,原创通俗历史,专注民间文化。

回答:

“两宫”换成下人的装扮,从德胜门出逃,借“西狩”以遮羞。

图片 1

“两宫”携百官逃至张家口,在一破庙休息时,碰到甘肃布政使岑春煊率领的2000士兵。八国联军侵华后,岑春煊率兵北上勤王,后从北京调至张家口以防备俄国。正巧“两宫”出逃至此,此后,岑春煊一路护送“两宫”到西安。

“两宫”沿途所经各县,县令均奉献出美食鲜果迎接“圣驾”。

“两宫”逃至西安后,将总督衙门做为行宫。

从1900年8月15日开始的“两宫西狩”,到1901年10月6日的“两宫起驾回銮”,最后1902年1月8日两宫回京。

回答:

八国联军进入北京后,慈禧太后带着光绪等人仓皇离京,这一天是庚子年(1900年)农历七月二十一日。图片 2

慈禧西逃的这支队伍,出发时主要人员有慈禧太后、光绪皇帝、皇后、瑾妃、三格格、四格格、元大奶奶、大阿哥、和贝子溥伦等;太监有李莲英和崔玉贵;宫女4名,慈禧自己2名,皇后1名,两位格格1名;整个队伍一共15人,都化装成老百姓模样,分乘三辆马车出宫,后来在鼓楼一带又找了步军统领载澜的一辆马车,一共四辆马车出城。

到了颐和园匆匆吃完饭,随即又出发。这时端王爷、庆王爷和肃王爷骑马赶来,慈禧恐怕联军追来,于是派太监崔玉贵带一个人打前站,李莲英跑前跑后随时打听消息;慈禧等人在后面跟随;最后面是端王爷等人带领颐和园护卫断后,这时人马已经比较多了。

一路上非常狼狈,慈禧口渴了,宫女从老百姓家里借来一只水瓢,给慈禧舀了一瓢凉水喝,估计慈禧这是第一次喝凉水。

当天晚上来到一个叫西贯市的村落,回民比较多,慈禧等人就住在村里一个破旧的清真寺里。慈禧坐在屋里一个破炕上,光绪坐在一个板凳上,其余人都外出寻找食物。慈禧没有脸盆洗手洗脸,宫女找了个喂骡子的瓦盆,刷了刷给慈禧用。晚上睡觉时,慈禧、皇帝和皇后、瑾妃等住在屋里,其余人就在马车上躺一躺。
图片 3

西贯市清真寺

西贯市有个大户人家李子恒,习武出身,很讲义气,开了一家镖局,在当地很有威望。他听说太后和皇帝逃难到此,于是派了一位叫杨巨川的镖师作为向导和保镖,还奉献出三乘骡轿和三名脚夫。
图片 4

李子恒献给慈禧太后的骡驮轿

杨巨川为人精明强干,在江湖上很有名气,在他沿途护送下,慈禧一行顺利到达了张家口,到张家口后,杨巨川就回去了。据1986年6月7日《北京晚报》刊载的《骡驮轿 西贯市》一文记述,事后慈禧太后不忘旧事,特地封杨巨川为引路侯,李子恒为新疆伊犁县令。此事不知真假,姑妄言之,姑妄听之吧。

回答:

图片 5
西逃之时主要有慈禧太后、光绪帝、皇后、瑾妃、大阿哥、庆亲王奕劻的两个女儿、肃亲王善耆、庄亲王载勋、载漪、载澜兄弟、镇国公载泽、贝子溥伦、军机大臣刚毅、赵舒翘、内务府大臣兼步军统领衙门右翼总兵英年等,加上随从太监和宫女及其马玉崑等人统领的护军侍卫大概几百号人马。

具体如此接下来宋安之来具体说说。

1900年慈禧太后霸气的向西方列强宣战,不久八国联军进京,慈禧太后与光绪帝苍惶逃往西安,美曰其名为西狩。

话说慈禧光绪西逃时情况是千钧一发,八国联军都打入了内城,甚至流弹都飞入了深宫之中。慈禧太后匆忙之中换上了普通汉人老太太的布衣布裙布鞋,为了伪装的更像避免被八国联军发现,甚至李莲英特意为慈禧太后梳了一个汉人的坠马髻。

瘦弱的光绪帝换上了一套半旧玄色细行湖绉的薄棉袍。

虽然美曰其名是西狩但其实是逃难,因此慈禧太后并没有传旨宫中派人随架。瑾妃平素拉拢的慈禧太后身边的李莲英还不错,因此李莲英派了一个小太监悄悄地通知了瑾妃。

逃难的队伍在西华门在西华门汇合,主要有慈禧太后、光绪帝、皇后、瑾妃、大阿哥、庆亲王奕劻的两个女儿、肃亲王善耆、庄亲王载勋、载漪、载澜兄弟、镇国公载泽、贝子溥伦、军机大臣刚毅、赵舒翘、内务府大臣兼步军统领衙门右翼总兵英年等,加上随从太监和宫女及其马玉崑等人统领的护军侍卫大概几百号人马。

其中瑾妃是得到了小道消息而来。庆亲王奕劻因为留在京城,因此主动派两个女儿随行,其实暗含人质之意。

逃难的队伍由德胜门出城,出城不久城头竖起白旗,大清帝国的京师彻底沦陷于外夷之手,慈禧太后与光绪帝差点没能出了城。

正所谓落草的凤凰不如鸡,两宫出行的路上,随着八国联军的侵华及其义和团的横行,京畿重地一带已是乱成了一锅粥,一派亡国之象。平常若是两宫出行各地肯定是费尽心思的接待巴结,而这时出了城的两宫圣驾,竟然没有什么地方官府迎接。

图片 6
两宫一路走了几百里,几乎是荒无人烟,都没见到一个官吏。途中可以说是受尽了苦难,因为兵灾尸横遍野,井水一类的都被污染了,都落魄到都没有水喝,甚至饿的不行只能嚼嚼去掉穗和叶子的高粱杆。直到到了延庆,才有人招呼,但也仅仅是招呼,有个睡觉的驿站罢了。(来自宋安之独家原创)到了怀来县才受到了县令吴永的尽心招待,吴永为慈禧太后准备了绿豆小米粥,并且煮了五个鸡蛋。慈禧太后好抽水烟,吴永又临时找到了一些烟草满足了慈禧太后的烟瘾。

有吃有喝以后,逃难的队伍经过商议以后,原计划驻扎于太原,以遥控京城荣禄等人与洋人的议和。不久甘肃藩司岑春煊第一时间率军赶来怀来县来护驾。

后来考虑到山西巡抚毓贤在山西纵容义和团,并且极端排外对洋人大开杀戒,害怕八国联军会进军太原。并且议和不太顺利,因此最后决定逃到西安避难。

而自怀来县城以后,随着县令吴永的招待,和岑春煊率领的第一支勤王军队到来,慈禧和光绪的保护军队是越来越多。往后的地方随着有大队人马的护卫,及其遭受兵灾的程度较小,两宫出逃也总算是少了落魄狼狈,有了安全保证和些许的颜面,最终安全的逃到了西安。

而这次风波之中的第一个尽心招待慈禧太后的怀来县县令吴永和第一个前来勤王的岑春煊。在八国联军侵华事件过后,皆尽被慈禧太后重用,尤其是岑春煊成为了晚清的风云人物,与后来的民国大总统袁世凯并称为“南岑北袁”。

慈禧太后与光绪帝继咸丰帝逃往热河以后,再度刷新了记录,逃到了更远的西安。成为中国近代史的一段耻辱。而慈禧太后所谓的先是霸气宣战各国,后是狼狈出逃更是闹了一个大笑话,成为晚清乃至中国历史上的一大笑料。

图片 7谢谢观看宋安之独家原创,欢迎吐槽、点赞、关注~

回答:

慈禧光绪一行人出逃头一天晚上的住宿场所,是昌平境内一个比较破败的寺院——由于附近村庄住的都是回民,因为民族习惯上的不同,他们轻易不会接纳外族人过夜。

一行人在荒废的寺院中安顿下来之后,宫女们找来喂骡子的盆子,清洗之后,打来水,让慈禧太后等人清洗一下脸部——寺院中找不到碗、盆等工具,也只好将就一下了。

这个需要抛头露面问题,自然要交给大太监李莲英、崔玉贵去做——所谓的主子们,自然是指望不上,宫女们则不适合抛头露面。

大概一个时辰之后,李莲英提着个大茶壶,托着几个粗蓝花水碗,崔玉贵则抱着个盆,拿几双筷子,快步走了进来。

据他们说,这些东西都是他们说尽了好话之后,当地人拿出来给他们的,没有要钱。

大茶壶中,是凉茶,茶水深褐色,慈禧喝了两口,皇上喝了一口,就不喝了,说不如白水好喝——估计在他们口中,这味道根本无法入口。要不是渴急了,可能一口也不会喝。

崔玉贵端的是一盆粥,但这不是一般人家熬的米粥,而是当地的一种小吃——小豆粥。需要把小米和豆混合煮熟,用凉水再把它投凉了,要过好多遍凉水,投得越凉越好,用勺舀在碗里吃。

人饿,可以吃稠的。不饿,可以喝稀的。

出逃的第一天晚上,慈禧太后和光绪帝、皇后等,都是吃的是这样的饭。

据史书记载,慈禧在出逃期间,有两天时间。滴水未进,这时候的慈禧真是落毛的凤凰。

一路艰辛行程,两宫到了河北境内的怀来县,怀来县的县令叫吴永,接见两宫的那一天,天上下着毛毛细雨,因为知道两宫很久没能吃饱肚子了,于是吴县令是拿着绿豆粥和鸡蛋前去接驾的,慈禧看到这一幕时,感动的老泪横流。

这个故事的传奇之处还不在这里,故事还有更曲折的情节。当慈禧回到皇宫的时候,突然想起了这个当时给他送鸡蛋的县令,然后慈禧直接下令将七品吴县令升到了从四品的道台。

要知道在古代封建社会,官员是很讲究资历的,一个七品的官员升到四品,差不多需要十年时间的磨砺,而吴县令却创造了一个奇迹,用小米粥和熟鸡蛋换来了官运亨通。

吴县令的运气是比较好的,不过有一个县令的运气就没那么好了,慈禧太后从怀来县出发后,过了一段时间就到了山西一个叫天镇县的地方,当时天镇县的县令叫鄂腾。

这位叫鄂腾的县令,早在慈禧路过宣化县的时候,就开始为慈禧准备各种食物了。因为鄂腾县令是事先为慈禧准备好食物的,由于缺少制冷设备,这些食物全部变质、腐烂了。

要是再临时去为慈禧太后准备食物,肯定是来不及了。当时负责护送慈禧的前台督办岑春煊知道这件事情后非常生气,于是岑春煊狠狠的骂了鄂腾一顿,没想到鄂腾非常害怕,回去后就自杀了。

鄂腾死后,慈禧太后没有丝毫怜悯,只觉得来到天镇县非常晦气,而且慈禧太后还给天镇县起了一个外号叫“丧城”。

因为天镇县的鄂腾县令已经死了,于是接待慈禧的地方换成了天镇县的慈云寺,寺里的和尚也不能够让慈禧吃上什么山珍海味,于是让慈禧吃的是玉米糊糊,饥不择食的慈禧端起来玉米糊糊,大叫好香、好香。

后来,这座慈云寺也显耀了,两宫在归京的路上,再次路过了慈云寺,慈禧太后还给这个寺庙赐了两块匾额。

回答:

慈禧太后带着光绪西行,宫内带的人不多。

当时慈禧和光绪换了平民衣服,据说穿的是蓝布夏衣和黑纱长衣,步行到西华门,然后乘坐骡子拉的车。带的人大概有,载漪、溥俊、载勋、载澜、刚毅等满清皇室人员,还有光绪的皇后,其他妃子让他们自己跑的。除此之外就是一些太监和宫女。图片 8

至于八国联军攻进紫禁城以后,没来得及跑的妃子和宫女,有的还自杀了。

带的护卫兵马一开始是刚毅带领的神机营的一千多人。走到西直门,马玉昆带着一千多被八国联军打散的兵马来护驾。

出北京城的时候,基本上就是这些人。

一直走到傍晚,到了北京西边的贯市村,这帮人都没吃东西。贯市是当时北京最大的回民聚集区。老百姓于是拿来吃的给慈禧太后等人吃。主要是一些麦豆、青菜之类。当时天气转冷,老百姓还给慈禧他们送了被子。图片 9

贯市有个姓李的富豪,是个镖师,在道上很有地位,送给慈禧太后一千两银子。

当时山西布政使岑春煊正在昌平,便带领人马来护驾。慈禧曾经晚上住在破庙里,还吓得做噩梦,当时岑春煊带着兵马在庙外护驾。接着走到延庆,延庆地方官也来迎接,延庆知州秦奎良送来好吃的,这班人才能好好吃一顿饭。一直走到这里,据说慈禧只吃过三个鸡蛋,未知真假。但是秦奎良也很害怕,因为他带的吃的只够慈禧等贵胄吃,随军的护卫没得吃,可能是丘八们威胁过他。图片 10

接着他们就来到河北怀来,当地的知县不但给慈禧送来吃的,还给慈禧送来棉衣。慈禧立马给这个县令升了官。在怀来,慈禧和光绪住在了县衙县令他们家。慈禧住在县令夫人房里,光绪的皇后住在县令儿媳房里,而光绪帝则住在县衙的签押房里。

走到这里,护驾勤王的开始陆续赶来了。比如军机大臣王文韶父子,带来了军机处的印信。顺天府尹赵舒翘也赶来了。

然后这帮人继续往西走,走到沙城就不坐骡车,改乘娇子了。继续往西走,终于走到了太原,太原总兵何金龟率兵迎驾,慈禧等人就住在了巡抚衙门里。

到这时候,衣食住行全都不愁了。图片 11

江苏巡抚鹿传霖也带着六千兵马赶到太原护驾。当时八国联军分兵追击,追到保定就撤了。但是慈禧太后还是很惶恐,鹿传霖就建议继续往西跑,跑到西安。但是南方的督抚们都在搞东南自保,发电报给慈禧说,还是和谈的好,不和谈,跑到西安也不安全。

至于护驾的兵马,因为没有军饷,则在沿途抢杀劫掠老百姓。

纵观慈禧光绪往西跑的过程中,除了前几天没怎么吃,在贯市吃的不太好,住的不太好。后来勤王兵马陆续跟进以后,吃喝都不愁了。图片 12

甚至到了潼关,坐船过了黄河,慈禧太后还想去爬华山,结果被阻止了。

到了西安,慈禧太后将巡抚衙门改作行宫,住在行宫以后又开始骄奢淫逸,盖戏园子。并且给天下的封疆大吏,特别是东南各省发懿旨,让他们筹措跟洋人和谈的费用和军饷。

光绪帝还算有点良心,看到东南各省发来的钱,流下了眼泪。但是慈禧太后又像自己在紫禁城、在颐和园一样骄奢淫逸了。而且各省筹措的这些钱还被随侍他的太监贪墨了不少。

在西安,慈禧太后得了胃病,下面的人敬献各种药方和御膳费二百两,她见了岑春煊还跟岑春煊哭诉,说陕西的官员太抠门了,她在皇宫里吃饭花的钱是在西安的好多倍。

在西安,一开始慈禧和光绪还是穿的布衣,后来北京来人才把龙袍之类的才送来了。图片 13

至于神机营和马玉昆的兵马,则在陕西骚扰百姓,恣意妄为,老百姓被他们害惨了。

我记得小时候看过一部电视剧,叫《慈禧西行》,里面就是讲“两宫西狩”的事,有一个镜头印象特别深刻。就是在路上,荒郊野外,光绪皇帝要解手,自己却不会脱裤子,还得让太监宫女伺候他脱裤子。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治理好国家呢?

回答:

1900年7月19日夜,当八国联军的炮声在北京城里想起后,慈禧吓的不敢入睡,坐在养心殿听取军情报告。忽然载漪向慈禧报告说八国联军已经打进了,接着军机大臣荣禄也惊慌失措地报告沙俄骑兵已经攻入天坛。

图片 14慈禧慌忙召集王室亲贵和军机大臣,紧急商议撤离京师避难事宜。
7月21日凌晨,慈禧与光绪皇帝等皇室人员,换便衣乘马车仓皇逃离京城,当时东直门、齐化门已经被洋人攻入,慈禧一行从神武门出宫,经景山西街。出地安门西街向西跑,当队伍到了德胜门,难民涌来,慈禧的哥哥桂祥率八旗护军横冲直撞一阵,才开出一条道来。

图片 15队伍在上午像潮水一般到达颐和园,两宫人员纷纷下车进入仁寿殿休息一会,

随后,慈禧下令马上出发,由皇室成员和1000多护驾人员组成的队伍,马不停蹄一路向西行军。也就是说,总共就带了一千多人。

图片 16慈禧一行,历经了颠沛之苦,沿途只能夜宿土坑,既无被褥,又无换洗衣物,更谈不上以前的御膳,仅以小米粥充饥,一路到了西安才有保障。

回答:

详细情况得看清史稿。

但慈禧仓皇出逃,除光绪及嫔妃,再有几个太监宫女。

我以为五六十人到百人以内。

至于吃住怕是随遇而安了。

回答:

张学良活了多大

回答:

慈禧太后在逃跑的路上啃玉米了

这吴永也的确是个大忠臣,担负起兵荒马乱中找鸡蛋的重任。他在榆林堡中七找八找,居然在一家空肆的厨屉中找到了五个鸡蛋。然后又生火烧水,费了不少劲,煮熟了五只蛋。最后觅得一粗碗,配上一撮食盐,亲手捧交给太监进呈。这一番努力,果然让老佛爷满意。李莲英出来对吴永说:“老佛爷狠受用,适所进五卵,竟食其三;余二枚,赏与万岁爷,诸人皆不得沾及。此好消息也。”

图片 17

仓促离京

一开始,事出仓促,两宫的行踪是比较保密的,为了安全考虑,暂时并没有下旨各地方接待。慈禧太后多人改头换面,化妆为民妇等形象,出了紫禁城。

大概到了西华门外找了一辆骡子车。到了西直门一带,碰到了马玉昆残部,加上一些神机营的其他兵将,大概是2000多人一起上路。图片 18

什么好消息?慈禧一口气吃了三个鸡蛋,吴永勤王护驾有功,可以指日高升了。

前两天还是号令天下的皇太后,如今变成了农村老太婆,这落差实在太大。吴永与慈禧一同哭,吴永纯粹是抱以最忠心的同情。同哭,也是一种君臣之礼。

一路向西

吴永从这个时候开始,就跟着两宫銮驾,负责膳食工作,担任行途中的粮台会办,直到西安。实际上,慈禧带着一帮残兵,在到太原之前,为了吃饭,兵士沿途不免烧杀抢掠,百姓深受其害。

路途遥远,行程颠簸,两宫到了山西太原之后,逐步安稳了脚跟,要求地方按照超准供应,基本上是每天200两,生活饮食才有了保障。

慈禧和光绪开始行天子令,发放谕旨,宣示各地,要求沿途的地方官要准备迎接与供应事宜,那种吃糠咽菜的日子又成为过去。此时,山西由于天旱民力贫瘠,晋商乔家25岁的贾继英,孝敬了20万银两给两宫使用。

她当然是饿坏了,才会在荒郊野外,向前来迎驾的小知县讨口饭吃。这吴永居然还真准备了一锅小米绿豆粥,不愧是“忠臣”。

有人形容慈禧惊闻噩耗后,是嚎啕痛哭,这个说法不为过。吴永在《庚子西狩丛谈》中记载,“旋得京师来电:合肥相国,已于今日午刻逝世。得此噩耗,猛的如片石压入心坎之中,觉得眼前的百花,立时都颜色惨淡。听说两宫震惊痛悼得失去了常态,随驾人员,乃至于太监、卫士,无不相顾错愕,如同大梁和柱子倒塌下来,骤然间失去了倚恃一样。到了这样的关键时刻,才开始知道元老大臣对于国家安危的分量。”

1900年8月15日凌晨,八国联军即将攻占北京东华门。慈禧太后不得不带着光绪皇帝,一路向西,途径河北,山西两省直到西安,这是一条非常近的路线。

慈禧大哭,有两个原因,都是由于委屈,一是逃亡了两天,才有人来接驾,才有人理她。听听她是怎么对吴永哭诉的:“予与皇帝连日历行数百里,竟不见一百姓,官吏更绝迹无睹。今至尔怀来县,尔尚衣冠来此迎驾,可称我之忠臣。”二是她实在又饿又渴,饥寒交迫,与乞丐也差不多了。

史料中记载的慈禧第二次痛哭,发生在9月5日。这一天,慈禧一行到山西雁门关游览。在临近关门时,慈禧不断回首观望,情绪低沉,若有所思。护驾的岑春煊非常善于察言观色,立即从路边找来野黄花,献给慈禧进行安慰。

庚子西狩

到了民国初年,吴永担任山东提法使。后来,由吴永本人口述,刘治襄执笔,写了一本书叫《庚子西狩丛谈》,内容详细记录了沿途的情况,还有一些机密事件。

而所谓采用永庚子西狩这个颇具东方智慧的名称,指代两宫往西逃亡,极具微言大义与曲笔之妙,深得儒学之精要,顾及了大清的颜面,就是这位聪明的吴大人所发明的。图片 19

吴永是这么记的:“太后哭罢,复自述沿途苦况。谓连日奔走,又不得饮食,既冷且饿。途中口渴,命太监取水,有井矣而无汲器,或井内浮有人头。不得已,采秫秸秆与皇帝共嚼,略得浆汁,即以解渴。”慈禧自己述说饥寒交迫,甚至连面子也不顾,直截了当要东西吃:“昨夜我与皇帝仅得一板凳,相与贴背共坐,仰望达旦。晓间寒气凛冽,森森入毛发,殊不可耐。尔试看我已完全成一乡姥姥……今至此已两日不得食,腹馁殊甚,此间曾否备有食物?”

“谓连日奔走,又不得饮食,既冷且饿。途中口渴,命太监取水,有井矣而无汲器,或井内浮有人头。不得已,采秫秸秆与皇帝共嚼,略得浆汁,即以解渴。昨夜我与皇帝仅得一板凳,相与贴背共坐,仰望达旦。晓间寒气凛冽,森森入毛发,殊不可耐。尔试看我已完全成一乡姥姥……”

到达长安

10月26日,他们奔波了两个多月,终于安全地到了西安。慈禧,众位王爷和随扈大臣就组成了临时朝廷,疏导通讯渠道,打通驿传急递铺系统,发电遥控朝政。

同时,临时朝廷在西安设置皇差和支应局,耗费甚大,各省的孝敬也不够,只能让西安的富户在捐献。慈禧太后以光绪的名义,对外宣布议和,尽量满足洋人要求,最终派李鸿章签订了辛丑条约。1902年两宫回銮,重归北京,衰败不堪的清廷又延续了十年。图片 20吴永与慈禧太后光绪皇帝在路上日夕召对,可谓荣宠非常,成为他的政治资历。但是朝廷局势不是那么简单的,吴永从基层知县突然登龙门,促进不适应朝廷的气候,也被军机处大臣和岑春煊等人排挤倾轧,从前途无量变成了心灰意冷。

慈禧贵为太后之尊,居然饿饭,还痛哭流涕,不是怪事吗?没错,的确是怪事。不过,不能怪别人,要怪只能怪老佛爷鬼迷了心窍,耍弄着义和团打洋人,却被八国联军打进北京,仓皇“西狩”。当时任怀来知县的吴永,出城迎接圣驾,见到的慈禧是“布衣椎髻”,化装成民妇了。慈禧问他,县城还有多远?答说二十五里;问有没有预备供应?答有。慈禧这才宽了心,说好,有预备就好,随即就放声大哭。

“予与皇帝连日历行数百里,竟不见一百姓,官吏更绝迹无睹。今至尔怀来县,尔尚衣冠来此迎驾,可称我之忠臣。”

问题:慈禧当年和光绪皇帝西逃的时候,他们大概带了多少人?一路上都吃什么,住在哪里?

于是,慈禧饱餐了一顿小米粥。不过,好像并不满足,得陇又望蜀,因为李莲英出来对吴永说:“尔甚好,老佛爷甚欢喜,尔用心伺候,必有好处。”随即就转入正题:“老佛爷甚想食鸡卵,能否取办?”老佛爷喝完小米粥,想吃鸡蛋了。好在她天纵圣明,体谅民情,知道满汉全席是不可能的,退而又退,求其次而又次,提出了吃鸡蛋的要求。

以上是慈禧的自述,慈禧狼狈到什么程度呢?两千里外赶来护驾的甘肃布政使岑春煊是这样描述的:“胸背粘腻,蝇蚋群集,手自挥斥”。一句话,慈禧都招了苍蝇。

亡命之苦

一行人最先到达了离京城70里外的昌平贯市,住在一个比较破败的寺院里,粗茶淡饭。之后,又到了当时直隶省今天河北的怀来县。虽然是夏季,但是夜间的天气还是很阴冷的,颇有几分饥寒交迫之感。根据岑春煊的回忆:

style="font-weight: bold;">由于两宫以前并没吃过这种苦,慈禧忍不住大哭,而光绪皇帝因为饮食问题腹泻不止。

可以想见,当时的交通不便,行走慌忙,并没有携带多少粮食和清水。清末的怀来县不像现在,可以找旅馆酒店住,找餐厅吃饭。而是两眼一抹黑,啥也没有,没有办法之下只能勉强在鸡鸣驿站里过夜住宿。 图片 21

慈禧太后平时吃的是山珍海味,满汉全席,极有排场的,吃个鸡蛋算什么?可是在一百年前,庚子事变爆发,八国联军进京,慈禧仓皇西逃时,饿了两天的饭,能得个鸡蛋吃吃,真是胜过“玉食珍馐值万钱”了。

根据《庚子西狩丛谈》记载,8月17日,慈禧第一次痛哭。逃至直隶怀来县榆林堡,怀来知县吴永迎驾。慈禧见到吴永,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自己的一路艰辛。

吴永接驾

原本地方官员没有收到两宫出京的消息,然而不久之后,怀来县知县通过驿站管事的吴永得知了这个消息,名不见经传的他感觉到机会来了,立刻带领一众衙役,慌忙到驿站接驾。此时,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已经失去了往日的威严,君臣之间对视苦笑了一番。

不过,吴永考虑确实还不周全,也是因为来见驾心里急切。一众人等来不及准备,只拿着一些简单的食品。过了一小会,杀了一头猪,给慈禧和光绪奉上了小米粥、玉米面、窝窝头等家常吃食和炒菜,尽了自己作为臣子的孝心。

要是平日在宫里,对于养尊处优的大清帝王与西宫太后而言,这些当然是粗糙不看难以下咽的。但是,此时原本尊贵的慈禧和光绪,基本上已经筋疲力尽,有吃的就可以了。图片 22这简直是久旱逢甘霖啊,慈禧吃完之后非常高兴,夸赞吴永非常忠心,在变乱中尚能有心迎驾,心生几分感激之情。

我们一般知道的慈禧太后,是威风八面的老佛爷,坐在金銮殿上,垂帘听政,只字片语就可以决定大清帝国的命运,乃至人民的身家性命。可是,这个拥有“慈禧端佑康颐昭豫庄诚寿恭钦献崇熙”徽号的大人物,也曾因为刚愎自用,以至邦国濒临倾圮,本人则颠沛流离,朝不保夕,饿了两天的饭,为之痛哭流涕。

慈禧的哭,表面上是为国难而哭,本质还是为权力而哭。她却不曾为自己的错误决策而哭,更不曾为天下黎民苍生而哭。

一路颠肺流离,慈禧哭了。

慈禧西逃画作

按正常逻辑来讲,这不应是慈禧第一次痛哭。因为她说,“昨夜我与皇帝仅得一板凳,相与贴背共坐,仰望达旦。”慈禧在板凳上坐了一夜,这一晚,相信慈禧也会伤心痛哭。

诗与远方未必都是浪漫,也有很多狼狈。慈禧仓皇出逃时,根本来不及准备,加上沿途地区受兵匪滋扰,接待工作没有到位,导致慈禧成了流浪者。这一路,慈禧没少哭,她的泪水化作了漫天飞舞的愁绪。

漫漫长夜,慈禧静坐沉思,难免不会悲从心来。爱新觉罗家族开创大清伟业256年,江山社稷会不会在自己手里葬送。京城被夷人攻陷,实乃大清国国耻。母仪天下的我,如今竟遭如此奇耻大辱。慈禧为江山而哭,为国难而哭,为权力而哭。

比慈禧痛哭更多的,应该还有光绪,作为一国之君,面对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家又无力回天时,他的伤悲或许比慈禧更厉害。相比慈禧,光绪毕竟还是有一个情怀的皇帝。

1900年8月15日凌晨,久旱的京城突然下起了小雨。在零星的枪炮声中,一个老女人在众人的簇拥下,仓皇逃出了北京。这个老女人就是66岁的慈禧,当然,与她一起出逃的还有皇帝光绪。堂堂大清帝国的最高统治者,说逃就逃,一点不含糊。历史就是这么搞笑,八国联军进入北京,慈禧等人竟然成了主动疏解的人口。

其实,慈禧就是清廷最好的表情包。

八国联军进京,慈禧逃了,

老佛爷有泪不轻弹,但慈禧毕竟还是一个女人。

庚子之乱,百姓生灵涂炭、流离失所,多少家庭在痛哭。流亡途中,各级官员极力巴结讨好,耗费巨资,大兴土木,百姓困苦加剧。有的官员因为接待不力,跪地痛哭求饶,甚至被逼自杀。慈禧有为他们哭过吗?

以上是史料中明确记载的慈禧三次痛哭,其实远不止这些。没有明确时间记载的哭泣应该还有多次,如“每一念及,常为泪下”。

洋人欺人太甚,慈禧怒了,

李鸿章一死,天地黯淡,江山失色,慈禧怎能不痛哭。李鸿章主持外交三十年,没有李鸿章在外苦撑危局,哪有慈禧稳坐权力之巅。李鸿章的死,是清廷的重大损失,从此朝中再无李中堂。慈禧为失去肱骨之臣而哭,为失去一位并肩战斗的伟大战友而哭。

或许让手捧黄花的慈禧悲伤的是,自己却成了明日黄花。

慈禧逃跑,并没有详细的计划。她只是觉得西边还算安全,便一直向西逃窜。过直隶宣化、经山西大同,在太原驻跸。在太原似乎还觉得不安全,又继续向西,逃入古城西安方才作罢。这是慈禧的第二次逃跑,上一次还是四十年前,英法联军侵入北京,她与咸丰逃到了热河。这次逃得更远,不经意间,慈禧就来了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文|陈卿美

更重要的是,没有李鸿章,谁还给自己背锅,慈禧痛哭,是惜别“背锅侠”。

李鸿章的死犹如晴天霹雳,把慈禧劈了一个跟头。大清国的顶梁柱塌了,这个消息震惊了整个回銮队伍。慈禧在外流亡,京城主持大局,与洋人议和全靠李鸿章,如今刚刚完成议和就驾鹤西去,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慈禧手捧黄花,不禁泪流满面,全身抽泣,泪水还打湿了衣襟。史书上的描述是“泣下沾衣”。慈禧眼望远方,说“塞上早寒,得花迟,京师今盛矣。”

触景生情,情伤感怀。慈禧这次痛哭,哭的是对京城的留恋,对权力的不舍。西逃路上,一路坎坷,越走离京城越远,不知何时才能再回紫禁城。想起来怎能不让慈禧悲伤。

11月7日,慈禧回銮途中,迎来了慈禧流亡途中的第三次痛哭。这一天,慈禧回銮至河南荥阳。也许是上天的冥冥安排,荥阳至省城开封的电报线刚刚架好,就接到一封京城传来的加急电报:李鸿章病逝!

本文由澳门必赢官网网址发布于回味历史,转载请注明出处:慈禧西逃路上哭过多少次,狼狈出逃被饿得哀哭

关键词: